脑洞来源如图,感谢提供【比心。】
【之前发的一次不小心手滑给删除了,致歉。】
——————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从瓦坎达的冷冻箱里出来了,国王亲自操纵控制台。
他用还留着的那一只右手揉了揉眼睛。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旧友史蒂夫·罗杰斯和那个和他打过一场后来还站在他这边帮他的那个好看的女孩,叫什么来着……啊,对,娜塔莎,娜塔莎·罗曼诺夫……嗯,好像……他们还有过一段……吧?
“你好,史蒂夫。”他说。
“你好……嗯……Nat……”
娜塔莎的眼里闪过惊喜的光芒。“嗯哼,看上去你想起来了?”
“不,只有一点点,我还记不起很多东西。”
“他要慢慢回忆起来,可以用以前的事情来刺激一下他的记忆,他会恢复的。”国王塔查拉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以和你的朋友们拥抱一下。”巴恩斯小心地走上前去,伸出胳膊来用不能完全拥抱住他们的身体和他们拥抱。
史蒂夫难得的笑起来,在他的记忆里,自从七十年前救出巴基,他就没有这么开心地笑过了。
娜塔莎一直抱着詹姆斯不愿意松手,她搂着他的肩膀摇摇晃晃,差点要跟他一起摔在地板上。“老天,你终于出来了。”她小声地说着,像是自言自语。
“我跟你这只小猫打过架是不是?”他看着黑豹说。
“哈,要是你这都忘了我就要觉得是冷冻箱把你的脑子冻坏了。”他从旁边的桌子抽屉里拿出来一袋李子。“拿去吃吧,作为道歉。”
娜塔莎一手接过一袋李子说谢谢,一手拉着詹姆斯的手“我去给他洗。”
站在陶瓷水池旁边,娜塔莎一边洗李子一边跟他说话。
“你感觉怎么样?”
“嗯……还好……”
“你能记得起什么来吗?”
“我是冬兵,原名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是个武器……然后还有关于你的一些事,呃,我们……但是我记不太清楚了……然后我执行任务,打了一架,然后是现在。”
“看起来也只能说个大概出来。”她说“但是也挺好了,至少记起了一些东西。”
詹姆斯站在一边,看着这个女孩弯着腰一丝不苟地洗李子,全部洗完后他说了声“谢谢。”她拿起一个李子来,他伸出手想要接过去。
“我来喂你,你这样挺不方便的。”她把李子伸到他嘴边。
他呆在那里,不敢张嘴咬一口。
“吃吧,我又没下毒。”她晃了晃李子,他终于迟疑地咬了一小口。
瓦坎达的李子都称得上是最好吃的了,鲜嫩多汁,只是一小口,汁液就会溢出来。“啊哦。”他咕哝了一声,伸出手想去揩掉嘴边的汁水,被她抢先了一步。
“老天,你可真可爱。”娜塔莎笑着。她的红头发披下来散在肩上,她涂了好看的口红,可能还画了一下眉毛,她穿着黑色的外套,里面是红色的衬衫,脚上踩着带一点点根的猫跟鞋子。“她像个天使”,詹姆斯想着,“我还没见过这么美的人。”然后他转念又想到“不对,我见过的,只是又见到了。”他呆呆地看着娜塔莎,他感觉有点心率加快,呼吸不上来。稀奇了,他执行那么多次任务,但是这种情况可都没出现过。
他慌张地转身面对墙壁,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或者变红,他不想让其他人看见他这样。他站在那里里,嗷了一声,引得史蒂夫都往这边看。
“老天,你对他干什么了?”史蒂夫用唇语说。
娜塔莎耸肩:我什么都没干。
——————————
詹姆斯知道,他和娜塔莎之间一定曾经发生过什么。
他敲开史蒂夫的门。
“史蒂夫?”他开口
“什么事?”史蒂夫正在擦他的桌子,他的房间很干净,书本整齐地码放在书柜里,床是木板床,他总是睡不惯那么柔软的席梦思。
“我想问一些事情。”
“先坐下吧。”他搬来一把椅子。
詹姆斯小心地坐下,避免发出椅子拖动的声音,他的手放在膝盖上,把背挺直了,像第一天上学的小孩子。
“你不用那么紧张,轻松点,兄弟。”
听到这句话的詹姆斯微微把背弯了一点。
“我和娜塔莎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啊,我知道你会问到她。”史蒂夫微笑着。
史蒂夫慢慢复述娜塔莎告诉他的一些话。
……
他们的爱情,是深埋在地下的秘密恋情,娜塔莎当时还很年轻。
他们在一次一次的训练里磨合了感情,他们确定了关系,却因为不被允许而被强制分开。娜塔莎去找他,但是他已经被重新洗脑关进了冷冻柜,那时她几乎绝望了。
在后来的日子里,也确实爱过其他人,但是那个拥有金属手臂,那么不善表达却又敏锐的男人从来没有从她的生命里淡去。
时隔多年后再看到他,即使他在她身上留下了伤疤,但她依然还是回忆起了七十年前的一切。训练场,亲吻,拥抱,告别……
简单来说,也都是彼此的初恋吧。
时间有的时候并不会治愈一切,有的时候它反而像一把刀子,把一些东西越刻越深。
……
詹姆斯听得懵了。
确实有东西在他们之间这样发生了,而且还是非常深刻地发生过。
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切叫做爱情。
詹姆斯使劲地在头脑里搜索这个词汇,这个词汇九头蛇没有教过他,准确地说,他因为这个词语挨了一顿毒打,在九头蛇发现他的感情之后,他们用最野蛮最粗暴的方式对待了詹姆斯。
“史蒂夫,我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我只是,她跟我靠近时我会想回避,而且我的脸会发烫……”他说。“但是我……我又忍不住去想去接近她……你知道,我并不是失去了全部的记忆,我还记得她的一部分,但是……这好像是不对的……”他小声地说着,像是自己犯了错。
“听着,兄弟,这可不是什么错误,如果你喜欢她,就去告诉她,她在等你。”史蒂夫说。“别错过了。”别错过了,别错过心爱的人。别像我一样,错过了那场舞,错过了那个女孩。
“嗯。”
————————
瓦坎达的时间很平静而且过得很快。
娜塔莎几次帮詹姆斯做康复,她说“你可能会有些不适应,多做些锻炼会好一些。”她带他去训练室,詹姆斯看着地板,沙袋,眼前好像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一个男人和一个红发的女孩一边训练一边小心地说悄悄话,不让别人发现。
他慢慢地在想起来。
詹姆斯偷偷看着娜塔莎,她从房间出来,去了国王那里,然后她去了史蒂夫那儿,然后她出去了,还提了几袋李子回来,接着她去了花园,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束花,她把花插在花瓶里。
史蒂夫把他拉到一边。“巴基,你在干嘛?”史蒂夫小声问他。
“嘘,我在偷偷看她。”
“上帝,你这叫偷偷看她?”
嗯,詹姆斯跟在娜塔莎后面“偷偷”看她。
说实话,这一天娜塔莎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詹姆斯一直跟着她,她就一直憋着不去笑。
“她会明白我喜欢她吗?”
“她可能不会。”塔查拉凑过来说。“我觉得你最好表白。”
“表白是什么?”他问。
“坦白你很喜欢她。”史蒂夫和塔查拉一起说。
好的,我要表白。詹姆斯握了握拳头。
————————
他从一大清早就准备起来了,他去花园里挑了新鲜的花,用胶带捆好了花茎,这对于他的一只手来说实在有点困难,他忙活了半个小时才把它们捆结实,然后他把它们包上了几层报纸。
他整理了一下胡子和头发。
他中午敲开了娜塔莎的房门,看到她躺在床上玩手机。
“嘿詹姆斯!”她从床上坐起来“怎么了?”
他赶紧把花藏在身后。
“呃……娜塔莎,我希望你不要见怪。”他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呃,是这样的,我知道了一些东西,但是我只是知道,史蒂夫也跟我说了一些,我想你也发现了我喜欢看着你,或者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他停了几乎五秒钟,拿着花背在背后的右手都在出汗。
“事实上,我觉得……娜塔莎,我觉得……”
“说啊。”娜塔莎显得有点着急。
“那个……呃……我喜欢……”他觉得他的脸比第一次被她喂李子吃还烫,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东西,只是自己一个劲地结结巴巴地往下讲。
他把花拿出来递给她。
“老天啊……”娜塔莎走上前来把花拿住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你不喜欢花吗?呃……我可以去换或者……”
他还没说完,就被娜塔莎给封住了嘴唇。
这一吻几乎让他眼冒金星,他往后面倒,后背抵在墙壁上。娜塔莎抬起手,用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詹姆斯被吓得右手不知道往哪放,只能摸着身后的墙壁。娜塔莎另一只手轻轻握住他的手腕,放在自己的腰上,好样的,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纤细,有力……娜塔莎轻轻勾画他的嘴唇。“……等等……这是被禁止的……”他抽出一口气说道。
“哪有什么禁止不禁止。”她继续亲吻他。“九头蛇他们都把你变成什么样了。”她心疼地想。
他开始回应她的亲吻,用最小心,最谨慎,最温柔的力度撬开她的牙齿。
他觉得他要缺氧了,他的气息有点跟不上来,他只觉得这个亲吻太好了,还带上了有一点甜味。
“James,记得呼吸。”她提醒他,手指缠着他的发梢打转。
好的……记得呼吸……呼——吸——呼——吸……
他睁着眼睛看到她好看的额头,眉毛,睫毛,鼻梁……
她的嘴唇离开他的嘴唇。
“Natalia……”
他想起来了。
在经历了那些分离,重逢,绝望和苦难之后。
在经历了那些眼泪,伤痛,风雪和阻拦之后。
他最终还是想起来了。
生命里的挚爱终将回到他身边。

评论(2)
热度(85)
  1. 异想天开一只微米。 转载了此图片

© 一只微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