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岛上充满了各种声音和悦耳的乐曲,令人愉悦,不会伤人。

【双豹/互攻】大猫【4】

【1】  【2】 【3】

——————

这章车是特查拉×埃里克。

——————

4


瓦坎达的每一场宴会都从日出开始持续到傍晚,为的是不去剥夺人民们观赏落日的时间。

并非是什么建交仪式,是瓦坎达的一次亲王加冕。

“我还以为你上次说的宴会只是说着玩玩。”苏睿小声说。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埃里克从特查拉手里接过那个项链的时候,居然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当然不止是因为这个小戒指。从国王的手中接过礼物,是一种对国王的尊重和信任,对这个国家的承诺和奉献,当然也代表着瓦坎达对自己的接纳和欢迎。

“欢迎回家。”特查拉对他说。

“早就该这样了。”显然是埃里克还没有忘记他们迟来这么多年的道歉。

拉梦达皇后还是对那一场挑战时埃里克下的狠手念念不忘,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但埃里克认为能让她在听到自己的一声“伯母”之后作出一个点头的动作以示答复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埃里克的酒量其实还行,在部队里以酒代水已经是常态。但是到了瓦坎达就什么都算不上了,这里的酒是特制的,喝上一小杯就能让人醉到走不稳路。所以在刚刚吃过午宴后,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埃里克就觉得自己可能是撑不下去了。

苏睿在一边笑话他,“就像个野人,居然一口气喝了半瓶。”他醉得看自己的戒指都能看成两个。

白猿首领在旁边插嘴“他看上去比我们部落还要与世隔绝。”

特查拉从来不喝酒,酒会加重他在某些人面前的不安的情绪以及让他暂时罢工的脑袋彻底停运,酒精有时还会让他说胡话,事后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他想,如今身为国王,最好是别太失态。

特查拉把埃里克扶回房间,“喝点水,把这个吃了,醒酒。”

“你们应该......进口一点啤酒什么的过来。”亲王扶着桌子,按了按眉心,提出了他的第一个宝贵意见,“葡萄酒也行。”

“尼贾达卡。”这个名字很短促,读出来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有些迫不及待的急躁和焦虑。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但这是你的名字。”

“那是我以前的名字。”

“但那至少也是你的以前。”

埃里克轻轻笑了一下,不说话,有些敷衍的意味——他对待什么都只是这样,他似乎不在乎任何事。他能听到宴会的歌曲,那些班卓琴,手鼓的声音,人们的酒杯碰撞,那些大笑和鼓掌。

“看看外面,多热闹。”埃里克说,似乎是想起了奥克兰的那条街,那个用塑料筐做的篮球架,父亲讲起瓦坎达的故事,那些故事暂停在他的十二岁——没人天生完美,但也没人生来就应该遭受如此灾难。①

接下来的走个图,车是特查拉×埃里克。

TBC.

——————

①:电影插曲《Paramedic!》歌词。

②:选自《斯通纳》,约翰·威廉斯著。

——————

卡肉是不道德的!【。】



评论(3)
热度(39)

© 一只微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