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

和电影《回到未来》没啥关系。

敲黑板:设定是英剧神秘博士里时间线相逆的设定!朋友们快来吃安利啊!博士超好看!糖多刀翻倍!保证一次追剧终生插刀!【滚吧。

没有逻辑!BUG很多!OOC!

Summary:他一步一步地回到了过去。

——————

欧比旺在飞船上休息,他只闭了不到十分钟的眼睛,但他觉得自己几乎休克了一天,不然他起身的时候就不会觉得他的肋骨和自己心脏相互撞得疼,让他几乎要喘不上气来。他决定再去一趟奥尔德兰,看看莱娅,看看那个在克隆人战争中伤痕累累的星球,收拾好一切之后,他就回到塔图因,再开始他剩下的时日——他这么想了很多遍。

飞船上的行驶记录告诉他,他在穆斯塔法上停了很久,然后他送帕德梅回去,看着两个孩子出生,再接着他告别尤达大师,告别所有人,他把卢克送到贝露怀里,他开始漂泊。漂泊这个词语让他觉得,现在突兀地找到奥加纳总督或许不是太恰当。

大概是飞船出了故障,行驶记录里的一条线路消失了。欧比旺没有太在意,这不是什么值得新奇和担心的事,在眼睁睁看着安纳金苟延残喘挣扎着成为达斯维达后,没什么事能让他再觉得惊讶,没什么事能比这件事更让他不解和沮丧。

趋于平和其实是一件好事,他应该为此欣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抓住穆斯塔法上的黑云,温度和那时他几乎握不稳的光剑不放,逼着自己去回忆起每个细节。

行驶记录里的又一条航线消失了。

他到了奥尔德兰的时候,贝尔·奥加纳问他,是不是刚从边界回来,他说他像个刚打完仗的战士。

“是啊,我刚刚打完一场战争。”

“战争会很快结束的,你和安纳金都已经尽了全力。”

“我想还没有。”而且,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尽全力就能做到的,比如救人,特别是救他。安纳金拒绝帕尔帕廷之外的帮助,这让所有人都无法救他。“我想我应该看看莱娅,原谅我的时间不宽裕。”

“抱歉?”男人的眉头皱了一下,往前倾了倾身体。

“莱娅。”他重复着这个名字,没有由来地紧张。

“我不记得有这样名字的一个孩子了,或者是,我并不认识?”他看着欧比旺,不像在说谎。

飞船的行驶记录中除了他来到这里的航线之外,所有记录都成了空白——就像他们对于那些回忆一样。

“卢克和莱娅,您说您会收……”欧比旺有点混乱。有些东西像倒带一样迅速地退了回去,但单独把他排除在外了。

“我很抱歉,我也不认识叫卢克的孩子。”

有些事情发生了,尽管他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现在的战事怎么样了?”他改口问。

“将军,我想您这是故意来考验我了。”总督笑了笑,“不断有星系加入分离势力,前线的战事很紧张,大批人马在抢夺……”

这是以前他生活里正常的一部分,他是个战士,总是全神贯注,总是一丝不苟。但是现在他的眼神空洞,无法聚焦。

汇报没有继续,总督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想您需要休息一下,那两个孩子会没事的。”

“不用了,我最好还是赶回去。”他挥了挥手。

他看到奥尔德兰快讯里的消息。那个消息告诉他,克隆人战争战事激烈,敌我胶着,穆斯塔法的火焰没有烧到他们,共和国还在,安纳金还活着。他往回赶,当他再次见到安纳金的时候,他几乎以为他已经死去了。他死亡,但是时间把他往前推。

他来到他们的时刻,那里有他们最好的样子。

“我都做好你不会过来的准备了。”安纳金把破损的袍子脱下来,语气里有点不满,也有点他惯有的骄傲,“我指挥得还是很好。”他笑了笑,“但是我觉得如果你在的话会更好。”

欧比旺说不出话来,他试着活动舌头,试着让他的声带摩擦发出声音,但是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只发出一声在安纳金看起来不合时宜的哽咽。

群星让他跨过半个银河系,跨越外环和蛮荒,让他回到过去,回到这里来,回到他身边,就算这里有战争和短暂的分离。

安纳金靠在柱子上,“别那么看着我,我又没死。”

“我以为你死了。”我都看见你死了。

“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你以为我会死。”

“我们最好别说这个话题。”

这件事有多奇怪,又有多普通?你翻开一本书,往下看,接着你起身休息,书页被风翻地向前,你再次看的时候,看的是重复的内容,但是你又不忍心跳过,于是你知道了未来,知道了以后将要发生的事,回过头来再重复这个故事,再一次演绎它,经历它,接受它。

像一场跨越生死两界的重逢。

“你应该休息一下。”欧比旺掩了掩自己的脸。

“我想也是。”安纳金走进他的房间。

欧比旺出了一口大气,他觉得奇怪,他明明就是他自己,但是他现在尽力地让他更接近“他自己”。

这是个悖论,尽管这看起来让他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但这是个悖论,是不应该出现的。一个相同的时间里无法容下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他需要躲藏,需要避免让自己出现得太突兀和不恰当。

试想一下,两个自己同时在人们面前出现——这种悖论打乱时空立下的规矩,进而撕裂整个宇宙。

他戴上兜帽。另一个他自己也许就在不远的地方,他几乎觉得有东西从黑暗里伸出来,盯着他的后背,轻轻地往他的颈后吹了一口气。

于是他藏在暗室里,那里寒冷地快要把他冻僵了,最后,他离开空间站。

——————

欧比旺总是能够很好地适应自己的处境,甚至会让处境变得对他有利,但是这次除外。

他再次看到安纳金的时候,安纳金右眼的伤疤已经消失了。“你做了什么手术吗?你的伤痕没有了。”他走上前去,差点就要伸出手。

“什么伤疤?”

他不明白。是他要弄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但人们总是反过来问他“你是怎么了,欧比旺?”

“先不说这个了。”他看了看战略部署,“战争会马上结束的。”

“好吧,Master,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幽默感了?”安纳金笑着看他,“尽管战争才开始,但是我还是……很感谢你这么安慰我。”

欧比旺回过神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觉得这件事未免太残忍。

随着时间推移,他不停地在别人的时间上向前进——这让他觉得他在光里看到黑暗,在人群里看到孤独,在阳光下看到雪花。

他不停地走向自己的未来,不停地走向别人的过去。

“什么伤疤?”安纳金反过来问他。

“没事。”

在这里,只有这个他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一切。

“战争结束后,我们可以去外环休息一阵子,就我们俩。”安纳金凑过来。

欧比旺觉得嘴里很苦。在这里,只有这个他知道将来的样子。人们抱着信念和希望准备好一切,准备巩固共和国的光辉,安纳金没有去过莫蒂斯神坛,黑暗与光明还未一齐向他俯首,愤怒还没有吞没他。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的结局,甚至包括帕尔帕廷都不知道。

但是这不代表他不知道,而这是最无力的——他知道了也不代表他能够改变命运。

一个人只有一个命运。尽管人们往往不想承认他们需要依照命运的道路行走,但是他们又一直是这么做的。

“在战争里记得保护好自己。”安纳金提醒他。

我还要你的提醒吗,我活到最后,还亲眼看着你倒在穆斯塔法的河岸上。

“我会一直爱你,愿原力与你同在。”

“等等?”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

“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不觉得我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再把那句话重复一遍。”

“我会一直爱你,你是这么说的?”

安纳金看他的眼神里带着点可笑。“你怎么变得这么奇怪了?总是问我莫名其妙的事,现在把这句话也忘记了?”

“我有点混乱。”

“这是你自己对我说的,Master,别忘记它。”

科洛桑的早晨,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他站在圣殿的窗前,等待下一次他们遇见的时候。

——————

他转了个弯,安纳金现在有了学徒辫,欧比旺的脸藏在兜帽的阴影下,他不敢看他。那个自己在他旁边,不停地说着些事情。

“我不希望你把你的光剑随手放在随便哪个地方。”

“我只是那一次忘记了,Master,而且有的时候,我找不到它的时候,它就会出现在某个地方。”

“你的意思是还有人专门帮你收拾光剑了?”

“说不定是个幽灵。”

“现实点,安纳金。”

我以前有这么啰嗦的吗?他苦笑,怪不得安纳金那时候逆反。他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他们走过自己身边。他看着他们越走越快,离自己越来越远,像在向过去告别——但他明明是未来。

他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绝地武士的步伐一直都很确定,披风在他们身后摇晃,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安纳金突然停下来,接着回过头来。

那时他想起安纳金曾经对他说的一句话来,“欧比旺,有几次我都会在别人身上看到你的样子”。

欧比旺第一次感到恐慌,他赶快转过身去,他迈开步子,越来越快,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听到另一个自己在喊安纳金的名字,他跑起来,眼前模模糊糊,他扶着栏杆,下楼,跑进大厅,随便找了个柱子把自己藏在它身后。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来“安纳金,我不知道你天天在搞什么。”

“那个人,你注意到没有?”安纳金问他。

“说不定是那个整天帮你收拾光剑的幽灵。”

安纳金沉默着环视四周。

“那可能只是个忙着处理事务的人,安纳金。”

欧比旺靠着柱子蹲下来,他只跑了一小段路,但他觉得累,他的肌肉开始酸疼,他出了一层冷汗。他听见脚步越来越近,鞋跟踏在地面上,空旷的大厅里有回声。

他想让安纳金看到自己,或许群星会对他们网开一面,这种侥幸心理几乎快要填满他。

他知道不能这么自私。没有任何事物能承受这种悖论,他打乱事物运行的轨道,最终只会把整个世界带向崩溃。欧比旺,这是你希望看到的?为了自己而谋杀所有人?

躲藏起来的人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努力地将自己缩起来。

安纳金说了一句“我觉得也是”——欧比旺像是同时吃到了糖果和药,同时止住鲜血和划破皮肤。他看到了那个年轻的,无比确信着自己拥有能力改变一切僵化的体制的安纳金,还留着学徒辫,他容易把自己的光剑弄掉,那个有些冲动,有的时候还很固执的年轻人。他看到那个自己,对未来还不得而知的绝地武士。

那两个人,那个自己,沿着走廊前进,他们转了个弯,就这样,在走廊的尽头不见了。

——————

他们重逢的时候,安纳金应该是睡着了。

欧比旺知道这不对,但是他偷偷进了他的房间。百叶窗挡住了外面的霓虹灯,只有一点点白光打在他的床脚,安纳金轻轻翻了个身,呼吸平稳。

欧比旺尽量不发出什么声音地收拾安纳金的桌面,把那个卡在桌角和墙壁里的光剑拿出来,放在桌面的正中央。

你的幽灵来帮你收拾光剑了,他想到。

一直到霓虹灯都快要熄灭了。

预见未来也许不是一件好事,在人们看见未来后,也许对自己的现在再也提不起什么兴趣和希望,他们聊以度日,等待着结果的来临,他们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他们的结局,他们忽视过程,不竭尽全力,但却说着自己是“顺其自然”而不是“无所事事”。

在预见悲伤之后,就难以有人继续前往了。

他坐在一旁,想要说些什么。

他嚅嗫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我会永远爱你。”

——————

但是他还没有走完,他在绝地圣殿里找不到安纳金了,连档案里也没有记载。安纳金在所有人的记忆里被抹去,只有他还记得。

他知道向前推进的时间开始加速了,安纳金现在在塔图因上。安纳金成了那个喜欢飞梭大赛,喜欢晚上看星星,喜欢自己修理东西的孩子——那个孩子无比地向往光明,向往自由,向往塔图因上以外的地方。

他走进沃图的店里,看到他正在擦拭桌子。

那双看过自己无数次的蓝色眼睛现在看向自己却认不出自己来。

安纳金看到了一个陌生人。“我是安纳金·天行者,沃图还没有回来,我能帮你什么吗?”

“你是个奴隶,对吗?”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么问出来了。

安纳金有些不高兴,甩着手里的抹布。“我是个人!”他说着,脸上全是不服气。

“安纳金,跟我说说,你以后想干什么?”

“我想出去。”

“你会的,我很确定。”我很确定你会的,你会到银河的各个角落里去,你会成为我的骄傲。

他了解了这个人的几个十年,但是现在,安纳金却对他一无所知。他了解安纳金的成长,变化,穆斯塔法上的恨意,但是安纳金自己看不见他会经历的一切,这个男孩摸摸索索,带着对未来的期待,最后却走进一片迷雾里。

“我看到了你的光剑。”安纳金爬上桌子,指了指他的腰间。

“啊,我是个绝地武士。”

“我没有机会成为像你这样的人了,是不是?”他半是羡慕半是无奈,“绝地武士可以保护别人,而且没有人能杀死绝地武士。”

欧比旺俯下身去摸了摸他的头发,只回答了他的前半句“你还有机会,安纳金。”

孩子的心灵向着光芒,他笑着对欧比旺说了谢谢。

如果他不成为绝地武士呢,如果他只是在每天回到家,制作自己的机器人,抬头看那些星星,和母亲说晚安。如果他不去外面的混乱里跌跌撞撞,只是一直留着他的期待,他的绮丽的幻想——这个星球上的群山起伏,远处的山峰是深灰的轮廓,那里终年被积雪覆盖,他不用亲眼去看穆斯塔法的岩浆横流,不用感受热浪灼人。如果他只是留在这里,度过自己的一生。

——但是这些都不可能,欧比旺从他的未来一路走来。时间的指针将他们引向必然的结局。

“祝你好运,安纳金,愿原力与你同在。”他往门口走去。

“我会再见到你吗?”安纳金在他身后问。

他不敢回答,只是走出去,塔图因的风沙很大。

——————

他将自己的半张脸藏起来,敲开了门。

安纳金两岁,手里拿着绝地武士的玩偶,施密抱着他轻轻摇晃。

“抱歉打扰,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没人回答,我想喝点水。”

施密给他盛了一大杯。

“他叫什么名字?”欧比旺看了看她怀中的男孩,他能感觉到原力在这里聚集。

“安纳金。”这个名字在他心上重重地捶下去,他当然知道他叫安纳金,这个名字就像星辰一样闪耀。

欧比旺不可遏制地想到未来,“是个好名字。”他说,“他以后会有成就的。”

“我也希望。”施密低头看了看安纳金,后者把玩偶的部件打乱了,正在试图重新拼起来。

欧比旺和他们告别的时候,他知道,他无法再见到他们了。但是他知道,他们将在未来重逢。

未来。

——————

欧比旺睁开眼睛的时候双子太阳已经高悬。

他清醒过来。他没抓住现实,也没抓住梦境。他把幻觉当成了真实,错过了弥补过错的机会,尽管那些补救也不真实。

梦境里的悖论不会撕裂宇宙,不会扰乱时空——在这些隐居的时间里,他总是希望让他们过程变得圆满一些,机会摆在这里,但他没能做到。

他总是很自责,因为他没能尽全力——他认为他没能尽全力。

——————

帝国建立了近二十年,他在沙漠之中找到了卢克。

四年后,他等待着安纳金的回来。

夜幕里所有的景色都在往后退,只有一片叶子从枝头掉下,升高,下落,再次升起。

那个人穿过河流,穿过山川,朝他而来。

“我说了什么?”伤痕回到他的眼旁,这让欧比旺觉得熟悉。

“你说了什么?”他反问他。

“我说了你说的那句话。”

哪句话?他想着。

“我会永远爱你。”

爱是跨越一次次分离乖隔,回到他的身边。

回到我的身边。

End.

——————

解释:这里的梦境用了DW的时间线相反的脑洞,欧比旺的时间线在这里和其他人的时间线相逆了,随着欧比旺在他的时间上推移,他所经历的会是别人的过去。

在梦境外的时间线还是一致的,所以他最后就来到了恩多战役。

我写的都啥玩意儿,完全没写清楚......

给大家致歉,感觉自己不会写东西了。

评论(28)
热度(102)

© 一只微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