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明的交汇点上(全文完,请勿转出lofter)

这里可能会牵涉到一些星战电影外的内容,还请见谅。
首先要抱歉的是我确实是会错了意,自以为是那篇是长评了……在这里非常抱歉!!!
然后接下来再说一说自己的拙见。
在雅文战役前三、四万年左右,有九艘飞船突然降临,并开始吸引并召唤原力敏感者聚集,没人晓得飞船从哪来要到哪去为毛要吸引力敏,但是似乎所有力敏都跟着它。
联系到这个史称“索约降临”的故事,再结合您的文章,我想到了希伯莱人摩西创造的“神”——这个神名头太大,名字都不敢别人说【听起来就像伏地魔。】然后我们也不知道这个神叫啥,就像我们也不知道飞船是谁的。
一部分力敏成立了“绝地伊武士团”,在绝地伊武士团的概念中“原力平衡”是指“黑和白的平衡”,而非“非黑即白”或“非白即黑”,后来演变成绝地武士团的时候,这种观念就变化了。——“无论是希伯莱人,还是绝地武士团,也许都会错了意。”
当一个尊崇教条【神】,执行准则【神的旨意】的人群里突然钻出来一个“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打破束缚获得自己理应拥有的一切且不管那一切是光明的人性还是黑暗的人性”的人的时候、当两种互不相容的力量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悲剧就产生了。
安纳金怎么可能像绝地,像教徒一样等待着“弥赛亚”和末日的审判降临,等待着命运里的死亡这样降临?他坐不住啊!
好像德芙白巧克力堆里突然出现的原味经典费列罗【什么。】【突然发现连他们衣服的颜色都接近这样。】费列罗看着自己觉得我跟他们都不一样【我是被选中的那一个。】但是转念一想我们都是巧克力就觉得好矛盾。后来发现不管是白巧克力还是黑巧克力都会融化。白巧克力们因为一直都被教导我们是白巧哎!这是白巧的宿命啊!于是坦然接受了融化,黑巧克力打死不接受自己这样的命于是摇身一变裹上了榛果,浑身都带刺。
都是巧克力,只是不一样。
就像黑与白从来没办法彻底分开,也没办法杀死任何一个。
绝地像是抑郁症,西斯像是躁狂,安纳金是个躁郁症,后来由于一些原因彻底地躁狂了。
一个异教徒,用他最大的力量维护自己的独立,反抗他所能反抗的自己不愿意看到的未来,连他在烈火里最后的挣扎都要喊出我恨你,绝地武士才是邪恶的【我凭啥就不能厉害,你们要我平衡原力还不让我有力量?你告诉我该怎么平衡?用你们的大爱去平衡吗?用你们的大爱去接受那些暴力?】接着——黑色的面罩放下来了。
在一本漫画里,达斯维达说过类似于“我不像跟这些奇怪的人站在一起训练”的话,然后帕尔帕庭说“相比起来,你更像那个怪人。”
一个异教徒,从一开始到最后。

鸡羊喜喜:

《在文明的交汇点上》这篇文章,

由于某些原因,请不要转出lofter

由于某些原因,请不要转出lofter

由于某些原因,请不要转出lofter

谢谢您的配合。

 

 ===============================

非常非常感谢微米太太的回复,虽然它现在由于lofter抽风已经被屏蔽了 (认真思考我的这篇什么时候会被屏蔽哈哈哈)

话说今天早上看到您写的东西都快哭出来了,就……很开心,很感动。然后,纠结了大概一整天后,我做了一个决定……现在就把余下的内容删改一下,发出来回报您。

 

您说出了很多我没发出来的东西,也说了很多我没考虑过的事情。我之前说我比较能想明白安纳金,搞不太懂欧比旺。其实不是,我搞不懂的东西还很多,比如绝地,比如原力。因此我下面写的这些观点或者说疑问,说好听点叫勇气可嘉,但在明眼人看来,可能真的只是在说胡话。所以这篇文章确实仍是送给太太的,但依旧不敢作为对您文章的长评(太太之前可能有点误解),毕竟瞎说八道的话实在不能也不该去做太太文章的回馈。

 

 ====================================




安纳金部分






绝地/原力部分


关于绝地。绝地……不知从何说起。我第一次接触这个概念的时候想到的是“伟光正”这个词。后来随着一些小天使卖安利的深入,我猜测他们是一个像大部分以绝对正面形象示人的团体一样,正确却无趣。再后来,我看了电影,几乎没怎么反抗就被您描述的那个“最鲜明最有爆发力也是最有魅力”的人物吸引、折服。而一旦站在安纳金的角度来看,之前对绝地的种种看法便被颠覆了。

 

您提到了“绝地的准则排除了人类的一种本能”,也提到了绝地武士团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都认同,但后一种制度层面的东西,我从来都讲不好,就只看前一种。就像小安尼一样,我在接触绝地的价值体系之前,已经形成了一套非常完备的价值观。而且很不幸,这两套价值体系之间,是不相容的。不提封妻荫子这类流俗的欲望,单看“本能”这件事,我当时就非常不能理解“恐惧通往黑暗面”这句话。我觉得“恐惧”是人类赖以生存的一种情感,他能激发人自我保全的冲动,能让人有所行动。扣熊讲过一个段子,说“不害怕蛇的人是不存在的,因为他们的先祖都被蛇咬死了。”恐惧可以让人规避风险,无所畏惧总会导致坐以待毙。所以当时觉得尤达安慰安纳金的那段挺……混蛋的。什么叫“死是人生的一部分”,这就是一句有用的废话啊!你想说明什么啊大师,早死早超生吗?还有“对于化成原力鬼的,你应该高兴”……所以这就是后来达斯维达非常努力地用光剑挥出了那么多原力鬼的原因吗?什么和什么啊,死了人还要欢欣鼓舞真不懂你们绝地。

 

当然,后来还是有点想明白了,尤达那句话可能只是想削减安纳金当时恐惧的情感。而借着恐惧,也许真的能走到黑暗面。Doctor(喂喂喂串剧了啊)说过:“恐惧也许会使你残暴,也可能使你懦弱”。想想确实如此,在自身更强大的时候,安纳金很不人道地杀死了杜库伯爵;在自身实力相对不足的时候,达斯维达向皇帝俯首称臣。但是Doctor还说过“如果出现这两种情况,尽力去弥补它就好了。”

 

人类会恐惧,才能会自保,会犯错,也能会弥补。这才是人。

 

但我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这是我们,包括中国人与大部分传统意义上的西方人在内的人,对于人的看法,并不能概括全体人类对于人的看法,自然也不能概括正统绝地武士对于人的看法。用我们的价值体系去衡量整个绝地武士团,是很不公允的。就像尤达非要安纳金转变思想一样,挺委屈的一件事。

 

我在之前的【安纳金部分】提了一个比(非)较(常)大(扯)胆(淡)的观点:“安纳金是一个希腊人。”那么如果把正统的绝地武士和这个世界的文明做比呢?

 

我想,他们大概是希伯来人。

安纳金是希腊人,欧比旺是希伯来人,师徒囊括了整个西方文明的源头,很好很好

 

(此前似乎官方盖过章说绝地和少林寺怎样如何,和佛教怎样如何,不过没关系的,用解读佛教那套观点来套我下面说的话,也还是比较通的。毕竟希伯来人的犹太教也好,印度人创立的佛教也好,都是世界上宗教信仰体系的巅峰啊。)

 

曾经有几位太太提出观点说绝地代表犹太人群体,又以二战啊大屠杀啊加以论证。说得都很有道理,但今天不在这儿说那段残酷的历史,单说一说我对希伯来文明的一些非常浅薄的认识。

 

我们之前说到了死亡,那么就从死亡入手看希伯来、看绝地吧。绝地对死亡的态度,如同希伯来民族一样,说豁达,绝不为过。翻开《圣经》最前几页,我们从这个民族最开始的故事可以看到他们对于人的定义。古希伯来人借上帝之口这样评论自身:“神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第一点,明善恶;第二,一定会死。这种在文明伊始时即如此坦然地接受死亡的民族,在世界范围内实属罕见。我们,几千年来寻找灵丹妙药,妄图长生不老的中华儿女根本无法理解;安纳金,一个灵魂上更接近于古希腊英雄的人同样无法理解。我们在前一部分也提过希腊人认为人生的整个过程本身就是一部命运悲剧:人生起点的生与终点的死都是被规定好了的,人一出生就朝着死亡一步步走去。希腊人承认人必死的命运,但同样也坚信人应该在此过程中反抗这个命运。人会死,但更要反抗死亡,这正是人生的意义。就像俄耳浦斯,历经艰险也要到冥府拯救亡妻,即使最终失败,即使自身的结局也更加悲惨,他也要这样做,因为这也就是在他这样一个古希腊人眼中人之所以为人的全部意义。而安纳金同样是这么想的,他后来也同样是这样做的。

 

可是与古希伯来文明更近的传统绝地武士大概没法这么想。所以,尤达会以那种措辞去安慰安纳金,而在安纳金眼里欧比旺总是一副听天由命的无作为。听天由命,在异教徒眼中希伯来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上帝要亚伯拉罕把自己的爱子以撒作为对神的献祭,亚伯拉罕就真的把亲儿子给捆了抡起刀来就要杀。同样的,尤达要求,更准确的说是原力指引欧比旺去杀死变成达斯维达的安纳金,于是他真的就去了穆斯塔法,向他的前任学徒、他最好的朋友、他曾一直爱着的人挥出了光剑。此后,他去了塔图因,一个人,天天吹着沙子,一过就是二十多年,过得比沦落在米甸撸羊的摩西还心酸,毕竟后者还因这个变故娶了媳妇生了孩子[1]。可是就像希伯来的先哲摩西一样,欧比旺对此似乎同样毫无怨言。

 

我们说欧比旺识大体,有的时候我不免去想大体究竟是什么?原力吗?我素来不懂该如何形容这个术语,原力,按百度百科:“一种超自然的而又无处不在的神秘力量,所有生物创造的一个能量场”吗?如果是这样,可不可以说它是一种凌驾于万事万物之上,对万事万物起支配作用的绝对意志呢?那它和希伯来无形无性的全能永生的自有永有的神,大概是很相似的吧?如果真是这样,理解起绝地以及他们所面对的这个世界就不会太难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去理解古希伯来人和他们的宗教。

 

希伯来人是这个世界上很早就建立起绝对一神教信仰的民族。他们的神,相比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和中国形形色色的众神,对于这个民族有着绝对的支配地位。这意味着他们整个民族是绝对意义臣服于神的,包括神的意志,神对人命运的安排。因而希伯来人的自由意志个体精神相对较弱,毕竟他们的一生都是至高无上的神事先安排好了的,他们需要做的就是遵从神的意志,弘扬神的奥迹。因而在面对苦难时,他们往往选择全盘接受:或者会努力活下去,但不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是“生存不在,信仰何在?”;或者认命或妥协,相信“希伯来所受到的苦难是上帝的责罚或考验”[2]。即使这种苦难,在人的理性思考范围内,并不应加于自身。就好比无故蒙难的义人约拿,或者是什么都没做便沦落至塔图因的绝地武士欧比旺。

 

如果安纳金在这里,他也许会说“正是因为他什么都没做”……嗯,都是欧比旺的错,很有道理,但是等一下,这不正是安纳金悲剧的源头?他认为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但事实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古希腊的神可以犯错,神谕可以被颠覆,神对人命运的安排可以也必然会被挑战。但希伯来不是这样。他们的神是他们所信奉的唯一,是他们力量的源泉。雅威告诉他的子民:“你们是我拣选的民族。”希伯来人除了服侍神与背弃神,并不存在第三种选择,他们永远不可能去挑战神的权威。而那个预言说安纳金是天选之子,很不幸,安纳金不是希伯来人,他用和希腊诸神打交道的方式徒劳地反抗着自己的绝对无法更改的命运,挑战着一种他根本无法挑战的绝对意志的主宰权威。安纳金,作为一个生活在希伯来文明里的古希腊英雄[3],迎接他的只能是前传的那个结局,他能带给包括欧比旺在内的整个绝地武士团的,也只有这个结局。

 

(比较有意思一点的在于,雅威还曾许诺给亚伯拉罕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而预言也曾许诺给绝地:“安纳金会给原力带来平衡。”无论是希伯来人,还是整个绝地,可能似乎大概也许……都会错了意。)

 

最后,总结一下。如果我上述观点都成立的话,那么整个前传,便是架构于两希文明的基础之上,融合了希腊的抗争精神与希伯来的神异思想的一部站在文明交汇点上史无前例的大作。


[1] “比心酸,娶老婆生孩子”这里多说两句,之前看有说法讲蕾姑娘是王老师家的,说得我都快信了哈哈哈。但这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王老师就是比摩西更惨一点啊!(你说你比这个有什么用)

[2] 第三种情况是可怜的约拿……他想我当初没出生多好啊各种想不通,于是后来雅威就从暴风骤雨中出现答疑了,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3] 之前看太太说孤独的地方还没有什么感触。觉得孤独么,人人都是孤独的啊。写到这个地方,想安纳金实在是孤独而不被理解的,永远是心理上的外邦人,精神上的异教徒……灵魂上完全没有归宿,好可怜。






============================

还是那句话:不要转出lofter。

谢谢啦!


评论(4)
热度(19)
  1. 一只微米。鸡羊喜喜 转载了此文字
    这里可能会牵涉到一些星战电影外的内容,还请见谅。在雅文战役前三、四万年左右,有九艘飞船突然降临,并开...

© 一只微米。 | Powered by LOFTER